在线留言

您好!欢迎来到众和博物馆!

众和博物馆

古董艺术品首选品牌专注 古董艺术品领域一条龙服务

全国咨询热线:400-187-1618

联系我们
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:

400-187-1618

电话:400-187-1618

传真:400-187-1618

邮箱:

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199号8层817

张大千《柳下高士图》

发布时间:2019/5/22 10:25:48丨 阅读次数:

  近代书画市场上,张大千一直独占鳌头,堪称“龙头股”。其作品不仅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,在市场上还表现出极强的抗跌性。香港苏富比2014年秋拍于10月7日中国书画专场推出张大千《惊才绝艳》,并以6620万港元成交,是2001年上拍成交价的14倍。让人不禁发问,“大千热”今年能否卷土重来。

  收藏界有一句话: “收藏张大千永远不晚”。今年秋拍的《惊才绝艳》似乎佐证了这句老话。张大千能否凭借此作再次发力?业内人士分析,《惊才绝艳》在某种程度上验证了张大千精品的抗跌性,此作成为了“大千热”的发力筹码。

  张大千(1899-1983),是中国近代绘画史上的“全能大师”。于中国画人物、山水、花鸟、鱼虫、走兽,工笔、无所不能,无一不精。诗文真率豪放,书法劲拔飘逸,外柔内刚,独具风采。徐悲鸿评价张大千的绘画艺术,有“五百年来第一人”之说。

  人物画在张大千绘画中占有重要地位,无论质量、数量,与其山水相比,实在未遑多让。张大千作品:『人物秀发,各有其形,自有林下风味,无一点尘埃气,不为凡笔也』。他留下的大量细致入微的白描人物画稿,可见其不一般的功夫。他笔下的高士所谓『一线之差』是找不到痕迹的。

  下面为大家介绍的是我们藏家收藏的《柳下高士图》:

《柳下高士图》,纸本设色,130.8×66.2cm(约8平尺)。

  这幅画整体风格表现为“清新俊逸”、“笔简而意不简”,画面宁静幽邃、意寓深远、情趣盎然。
  在画中,高士宽袍大袖,衣袂飘逸,凝视远方,以细笔薄染出之,人物笔简神足,面相圆润,衣纹线条严谨流畅,人物面部淡定儒雅,表现出高士的从容和洒脱。此作人物多作勾勒,通篇以淡墨为主、重墨提神,用笔流畅而肯定,举重若轻,庶免纤弱、灰暗流弊。他笔下寥寥数笔的柳枝,淡不轻薄、浓不污浊,让人叹服。人物造型一仍古法,画得轻松活泼,垂柳疏密层叠一气呵成,墨色略分浓淡、自然枯湿,成竹在胸、下手风快,挥洒风采如在目前。对工具材料的恰当选用、技术的合理运用都可见其高明。在布局上,老柳盘曲斜出,张力十足,笼罩整个画面;其用笔行云流水,紧劲连绵,使得整体构图虚实相生,立体感极强,在色彩运用和配搭上也极见用心,主体薄敷淡彩,勾勒合宜,整幅作品充满了清和旷远之气,是中国文人水墨画的完美体现。
  现在市面上非常少有那么大的画作,而且这是张大千晚年送给王新衡的作品,非常的珍贵,是精品中的精品。在这里也有一个典故叫三张一王转转会。三张是张群、张大千、张学良,一王是王新衡,全是历史性人物。张群大张学良一圈(都属牛),大张大千十岁。而王新衡是最小。
  王新衡(1908--1987) 浙江慈溪人。早年曾被国民党选派至莫斯科留学,与蒋经国同学。返国后投身国民党军政界,初在南京创办苏俄评论社,出版《苏俄评论》月刊,嗣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训研究班指导员、处长。抗战期间任军统香港特别区少将区长、行政院上海市统一委员会秘书长等职。抗战胜利后曾任保密局上海站站长,后任“立法委员”。1949年去台,曾任国民党南方执行部主任委员。后转入企业界,历任亚洲水泥公司董事长、远东纺织公司常务董事。
  据市场部董总介绍,张大千是中国艺术家中最有“买家缘”的,他的受众最大,可谓遍布各地,涵盖欧美。这与他的作品与为人都有关系,他的创作一生都在变化,每个时期都有特别的风貌,有非常精的作品,不愧大师称号;他一生都在卖画,一生都在交往达官贵人,享受丰富人生,饱览名山大川,养虎,养猴,养各种名鸟,去巴西、台湾,建别墅等,是他们那个时代的画家中的异数;另外,他的作品鉴定也比较容易,存世作品也多,能满足收藏市场的需求。

  统计显示,张大千是中国艺术家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。至今他在中国拍卖场上拍的拍品已逾1.4万件,已成交的拍品8546件,总成交金额39.43亿元。董总认为,其艺术水准与市场价值的匹配实现得最充分。他的作品买气很旺,一直有老藏家追捧,也很容易成为新买家率先买入的目标,从众多名家中脱颖而出。她还透露,新买家与老藏家之间有竞争关系,如《爱痕湖》的,现场竞价到8000万元以上还有五六位买家,其中就包括新买家。无论是公共收藏还是私人收藏,他们都是被张大千作品的魅力所折服,毫不夸张的说,张大千的作品的收藏群体遍布华人世界,对其作品产生收藏愿望的藏家人数只会越来越多,因此其作品市场行情也会越走越高。

  更重要的是,当今的艺术市场正处于新一轮的涨势中,其动力来自大规模的新资金入场,并伴随着全新的收藏投资理念与手法,呈现出一个新老买家、个人与机构集体博弈的格局。博弈的焦点,不仅仅是大师的精品及其所蕴含的价值,还包括买入卖出的时机及其背后行情走势的动向。因此,市场对大师的再认识,与资本介入后大师精品的筹码化有关,不仅仅反映了对大师的美术史定位。艺术市场因此就深深铭刻了那些资本的烙印。


上一篇:龙泉釉印花缠枝牡纹渣斗

下一篇:甜白釉暗刻云龙纹杯

扫一扫更精彩!扫一扫更精彩!

Copyright © 2019-2021 众和博物馆 版权所有
全国服务热线:400-187-1618
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199号8层817